“一身金翠画不得,万里山川来者稀”,怀着对绿孔雀保护的初心,怀着重还绿孔雀一个青山绿水栖息地的愿景,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组织了生态毅行。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毅行者,走进自然,认识自然、健康徒步、生态消费,本次活动的毅行者捐款,用于绿孔雀栖息地修复。大家在玉溪玉白顶林场,开启了绿孔雀生境探秘之行,并为绿孔雀栖息地修复种下一片希望的树木。

共怀初心,开启探秘之行


人总在匆匆背上行囊的旅程里,经历很多风景,有的看过后便忘了,有的却在心里生根抽芽。6月25日,怀着保护不足500只绿孔雀的心愿,一群互不相识的毅行者,汇聚在初夏幽林环抱的玉溪玉白顶林场。毅行前夜,林场管护站里,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工作人员组织了“松鼠、大树、地震”破冰游戏,游戏中自然名的介绍让来自四面八方的毅行者融进了对生态毅行的共同期待中。

行前合影


为使毅行者学习观鸟和了解绿孔雀习性,此行特别邀请了云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秘书长、IUCN中国雉类专家、西南林业大学退休学者韩联宪老师,及朱雀会联合创始人、《中国鸟类观察》编辑、资深观鸟爱好者韦铭老师为专业鸟导。


出行前,韩老师教大家如何正确使用望远镜,并细致地讲解了观鸟基础知识:“观鸟总体分为四步,一轻二慢三听四看,即脚步轻、速度慢、耳朵听、眼睛看。在观鸟的过程中需注意鸟的大小、颜色、轮廓、声音,这些可以帮助我们辨别是哪一种鸟。除此之外,观鸟的时间、地点也很重要,这关乎我们是否能看到鸟,及能看到的鸟的种类和数量”。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认识绿孔雀同域的动植物,西南项目中心工作人员分发了绿孔雀同域常见鸟类和植物的照片卡片。你看你能认出几种?

植物

植物:白背枫、白杜鹃、飞机草、榕属、厚皮树、华西蝴蝶兰、黄刺泡、鸡嗦子榕、柳叶钝果寄生、壳斗科、清香木、棠梨、野牡丹、野柿子、余甘子、紫茎泽兰。

鸟类

普通夜鹰、大鹰鹃、中华鹧鸪、灰树鹊、红嘴蓝鹊、白颊噪鹛、山麻雀、黑短脚鹎、红耳鹎、绒额鳾、灰腹绣眼鸟、蓝喉拟啄木鸟、戴胜、珠颈斑鸠、赤红山椒鸟、白喉扇尾鹟、红原鸡、白鹇。

收到鸟类照片卡片

毅行者在看动物留下的脚印


第二天清晨,毅行者们走进了林子。“咦,这是什么鸟声?这是什么植物啊?”一路上,面对毅行者接连不断的提问,两位专家一直耐心地给大家答疑解惑,带领大家共同探秘林中鸟类和植物。这里的生境与元江中上游绿孔雀栖息地十分相似。经历了13公里路程,边走边观察,分为两组的毅行队员不断有激动的发现,他们分别记录下观察到的植物和鸟类,并核对卡片上的鸟类和植物。

将记录下的鸟类和植物与图片进行核对


晚上汇报会,两个组争先恐后地分享着自己的观察成果,无比激动秀出成果,“这个鸟,我们组看到了,还拍到了照片”,“这个鸟是卡片上没有的”。大家发现卡片之外的30种鸟,小白腰雨燕 、白胸翡翠 、星头啄木、褐背鹟鵙、长尾山椒鸟 、白腹凤鹛、灰卷尾、远东山雀、绿背山雀 、黄臀鹎、白喉红臀鹎 、绿翅短脚鹌 、红头长尾山雀、云南白斑尾柳莺 、褐山鹪莺、胸钩嘴鹛、棕颈钩嘴鹛、云南雀鹛、栗颈凤鹛、栗臀䴓、灰林䳭、山蓝仙鹟、红胸啄花鸟、黑胸太阳鸟、麻雀、白鹡鸰、凤头蜂鹰、蛇雕、大杜鹃、灰胸山鹪莺。


大家找到了所有的植物,还在林草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认识了很多的植物,有紫槐灌、滇油杉、坡柳、鞍叶羊蹄甲、大果假虎刺、三叶槭、窄叶枇杷、山茶花、扁担杆、兰花、红杜鹃花、“虎皮”海棠叶等等,还看了林场引种汇集的云南各地多样性的种质资源松树。融入自然的体验和发自内心的笑容,让获奖者的脸如绽放的花一样美。


 虽然无缘与绿孔雀相会,巡护员为大家准备了林中的绿孔雀羽毛,作为观鸟和植物观察大赛的奖品。这是远方来客最珍贵的礼物!

任务获胜毅行者


第三天,在初夏的炎热空气里,毅行者头顶骄阳,登上山脊,大汗淋淋,随即步履轻松徒步了4公里下到山脚。因为经历,所以悟道。走近绿孔雀生活的山林,方知它们的生存不易,保护工作的任重道远。

顶着头顶的骄阳攀登山脊

绿孔雀生境远眺

经验分享,点亮知识星灯


此次毅行,萧今老师重点介绍了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的绿孔雀保护项目进展,特别介绍了多方合作整合资源的方法。绿孔雀保护项目采取了多方参与的管理委员会制度,工作团队多次深入绿孔雀栖息地和周边村子考察,确定保护绿孔雀的关键问题,通过咨询专家、政府、基层护林员和村民们的意见,形成可行的保护方案。萧今老师还组织讨论了民间环保基金会的作用,以及绿孔雀廊道建设的规划:“绿孔雀栖息地处于极度破碎化的状况,栖息地修复和廊道建设是很大的事情。我们公益组织尽力以小资金做探索和示范,大面积的廊道建设,还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整合资源并在实验与总结中摸索经验,”萧老师说。


韩联宪老师以朱鹮、黑颈鹤、中华秋沙鸭的保护为例,向大家展示了中国鸟类保护的概况,讲解了如何在城市生活中保护鸟类,以及国外野生动物廊道成功案例。他从野生雉类成功保护的案例,和SEE诺亚方舟绿孔雀栖息地保护项目实施中,为绿孔雀下一步保护做了重点总结:建立共管小区﹑保种增量﹑建立保护网络﹑开展科学研究﹑进行人工繁育和廊道建设。

杨星老师分享元江中上游绿孔雀分布情况


玉溪市红塔区观鸟协会会长杨星和韩联宪老师2020年完成了由SEE基金会资助的元江中上游绿孔雀栖息地考察,并完成《元江中上游绿孔雀调查报告》。杨星分享绿孔雀在元江中上游分布的范围、其栖息地碎片化的状况,并提出了对孤岛状的栖息地连通的设想。

绿孔雀栖息地修复,任重道远

现存的大部分绿孔雀生活在滇中元江中上游温润季雨林和萨瓦纳生境中。绿汁江、石羊江、戛洒江是红河的上游,地处偏僻、地势险峻,整个区域罕见地保留下了完整的季雨林。季雨林是介于热带雨林与热带稀树草原之间的一个植被类型。云南的季雨林中有自第三纪以来延续至今的孑遗植被,保存了很多较为古老、特殊的物种。目前滇南、滇西坝区的季雨林基本已被开垦,元江中上游还残存着较为典型的季雨林河谷生境,周边相连着的稀疏林草,共同形成了绿孔雀生存的典型生境。


但是随着人类活动的扩张,一系列基础设施(例如水电、公路、矿山等)建设,人口增加,导致沟谷和各类型的绿孔雀栖息地被大量开发为农耕地或经济林。季雨林在迅速的减少,食物越来越少,使得绿孔雀种群规模收缩到极小片的林中,妨碍了种群间的基因交流,对种源发展形成不利因素。为此,2017年,在云南省林草局的指导下,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联合玉溪市红塔区观鸟协会开展“绿孔雀栖息地共同管护区项目”。

根据4年来,对SEE诺亚方舟绿孔雀栖息地共同管护区的监测,我们发现由于孤立和极小面积的栖息地承载量不足,随着单一种群数量增加,绿孔雀出现了扩散“失踪”或者走出固有栖息地,来到人类活动区的现象。因而根据对元江中上游绿孔雀栖息地分布调查,提出了对绿孔雀栖息地生境进行优化和适当的人工修复,包括跳脚石廊道建设的工作方案。

做好社区工作

对于那些扩散的绿孔雀,同等重要的是做好社区工作,提高村庄居民保护绿孔雀的意识和保护能力,由周边村建立巡护团队和制度。这些工作目前由玉溪市红塔区观鸟协会和SEE西南项目中心共同协助当地林草部门来做,建立绿孔雀共管保护小区,具体工作包括引导村民管理好自己的狗,不让狗跑进栖息地林中惊扰绿孔雀。

植被修复,重还青山绿水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千年古词里的美好景象,是绿孔雀保护者的愿景。

汇丰广州员工、镜朗生态和SEE基金会,为了还绿孔雀栖息地一片青山绿水,在2021年3月2日共同发起保护绿孔雀公益捐步活动。汇丰广州42支队伍,近5000名志愿者参与“云守护”毅行活动,历时四天行走了1亿1千万步,共筹集到捐款11,105元,到6月底止再筹集到30,000元余,可为栖息地种植1028棵树(40元1株)。3月下旬,镜朗生态佟浩前往绿孔雀栖息地,实地查看了育苗基地和种树地块,并与玉溪市玉白顶林场王文场长对接后续的种树事宜。


借第十届SEE生态毅行机会,阿拉善SEE西南项目中心召集十余位毅行者,共同体验了绿孔雀栖息地植被修复。根据元江中上游植被考察报告反映的绿孔雀栖息地植被结构,采取近自然的修复方式优化恢复绿孔雀栖息地。即,根据绿孔雀最适栖息地的植被群落,选取绿孔雀食源乔木、灌木树种种植,期待通过这种方式增加栖息地的承载量。

毅行者在两种绿孔雀食源植物下合影

本次修复种植地为近3亩林间荒地,周围是云南松林。本地块修复目标:建设一块“踏脚石”示范地,现场共计种植191棵树。其中大规格苗木60株,分别是:栾树20棵、红花木莲10棵、石楠30棵。树苗131株,分别是:清香树53棵、野樱桃树46棵、麻栎树32棵。尚有汇丰广州筹集的其余837株树苗,由林场员工随后在林场内其他地块完成种植。待种植树种还有会包括:棠梨树、黄泡悬钩子、桑树、滇青冈和余甘子等。

毅行者种树

共怀初心

为绿孔雀栖息地种下一片希望的树木



进入6月,渐渐的,迟来的雨水缓解了林中的干热,191棵承载希望的树,享受着雨季的甘露。

只愿

翻过那山

淌过那水

站在那树下

聆听风拂过树梢

感受落叶的然逝去……

那一刻

已遇见它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SEE诺亚方舟

· 图文资讯

野象群归来

春天,云南百花竞相争艳,SEE小伙伴再次来到版纳;3月,万物生长得正欢,勐阿镇的甘蔗越来越甜;伴随着中华蜜蜂采…

诺亚方舟

Copyright © 201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 - 诺亚方舟项目
滇ICP备170085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