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8年以来,在云南省林草局牵头下,SEE会员企业诺亚财富支持多方合作,在绿孔雀栖息地极度破碎化的深山里建立了绿孔雀栖息地共同管护区,坚持按照专家制定的保种增量的方案实施保护工作。


五月️喜讯,昭告天下

 





5月喜讯,雏雀出巢





绿孔雀共同管护区5月14日林中喜讯:2021年的绿孔雀雏雀宝宝出来活动了!


巡护员13日从红外相机里看到,5月8日那天在一个栖息地内的3个点分别出现了2段母孔雀带着小雏雀的视频,1段视频出现1只雌孔雀带着3只小雏雀觅食,另外1段出现2只雌孔雀各带着3只小雏雀在觅食和饮水。


一只雌孔雀和三只小雏雀


两只雌孔雀和六只小雏雀


由于它们活动的范围比较近,巡护员断定,这个群里至少2只雌孔雀孵出6只小雏雀。


5月上中旬是雏雀出巢期。刚孵化出窝几日后的小雏雀,会跟着妈妈到平坦开阔、并且离水源不远的地方活动。孔雀妈妈显得筋疲力尽,行动缓慢而柔和。孔雀妈妈不时刨一刨地上的沙土,小雏雀紧跟妈妈,学习觅食。


这时候的孔雀爸爸不知在哪里游荡,但可以听到不远处传来孔雀爸爸粗哑的“嗷呜嗷”。






繁育周期小科普





今年是项目开展的第4个年头。我们是SEE诺亚方舟-元江中上游绿孔雀栖息地共同管护区项目的管护团队。经过3年周期的观察,发现绿孔雀在不同的季节,生活习性有一些规律,我们跟大家分享。




求偶期

1月-3月中旬,绿孔雀喜欢在山谷河滩、山腰开阔地、平坦的林下空地成群活动。绿孔雀大多是“一夫多妻”制,一般一群绿孔雀有1只成年雄孔雀,带领几只成年雌孔雀、多只往年出生的亚成体小孔雀。这也是新一年繁殖期的开始,雄孔雀会频频开屏求偶。


春节后,我们清晨5点钟到达绿孔雀栖息地边缘,在暗暗的松林下屏气聆听,可以听到周围的各种鸣叫声,预示着绿孔雀在当年有望繁殖。


天蒙蒙亮,雄孔雀就开始了鸣叫,“嗷呜嗷、嗷呜嗷……”,春天的鸣叫格外洪亮。这个季节的雄孔雀不仅早晚鸣叫,在中午、下午也频频高声鸣叫,他频繁地呼妻唤妾、招女叫儿,雌孔雀们和亚成体儿女听到呼唤就从林中纷纷聚拢到群主身边。这是一年里的大聚时节,一个家群一起、觅食、嬉戏、啄食、相互间发出交流的咔咔声。


大家庭聚会


雄孔雀撑开尾翼屏宣布,家群盛事来临。而此时,亚成体儿女们还围着孔雀妈妈刨食沙土中的虫子,翻找落叶下的麻栗果和山橄榄果实。秋冬掉落下来的山果种子和藏在土里过冬的虫子是最好的食物,雌孔雀要存储足够的能量来孕育健康的卵蛋。


雄孔雀求偶和矜持的雌孔雀


雄孔雀在原地360度转圈,踩着步子炫耀舞姿,朝着后宫妻妾们拼命地抖动,告诉她们,带儿带女的事告一段落啦。这时候,未成年的亚成体雄孔雀也模仿起爸爸。它脸颊上的黄色沉淀不够深,带铜绿铜兰眼斑的长长覆羽还没有长好,他有模有样竖起短短的尾羽,即使第一次的抖动是那么地无力,但这是未来独立成家的练习功课。


亚成体雄孔雀模仿爸爸


雄孔雀卖力地跳着开屏舞蹈,以华丽的羽屏示爱。在不断抖动着羽屏的同时,雄孔雀发出温和地呼唤声。通常,雌孔雀们会故作矜持、装作没看见。这时,识相的亚成体孩子们开始离去,到林中玩耍找食。它们明白,养育它们半年多的妈妈要回到爸爸那里,它们不能再占有妈妈的全部时间。


两只雌孔雀争风吃醋


在雄孔雀美丽的羽屏昭示下,雌孔雀们激情高起,一改温文尔雅的姿态,开始了逐力竞争。年轻力足的雌孔雀不断跳斗,要把其他雌孔雀逐一驱赶开。


雄孔雀眼睛盯着争锋吃醋打斗的雌孔雀们,更加卖力地撑着雍容华贵的羽毛,并不断调整巨大的羽屏,转向行动轻快、朝气勃发的那只雌孔雀。


最后的优胜者再度矜持而悠然,最后的机会非她莫属。雄孔雀必须更加地卖力,抖动美丽的羽屏。


雄孔雀向优胜者求偶


抖动尾翼-最后的执着须全力以赴




产卵孵化期

3月下旬-5月上旬,这是母孔雀产卵和孵蛋期。雌孔雀消失在红外相机镜头里,森林里不时传来雄孔雀孤零零的寻伴叫声。母孔雀躲藏到林中大树下,在高草丛里刨个浅坑,垫些落叶杂草,就开始下蛋,孵蛋。雌孔雀“消失”后大约一个月后,就带着小雏雀重新出现。绿孔雀孵化期比鸡要多一个星期,大约28天。


镜头里的雄孔雀在自己的领地上蓬松着羽毛独自清闲,似乎在站岗放哨。但不甘寂寞的雄孔雀,略微整理一下体态,引颈向上,发出洪亮鸣叫,嗷呜嗷、嗷呜嗷、嗷呜嗷、嗷呜嗷、嗷呜嗷……,向森林宣布,请等待我的小宝贝们!

  

雄孔雀独自高鸣


这时的林子也不寂寞,同域生活的动物们也来蹭几个镜头。


同域动物:麂子


同域动物:原鸡


同域动物:白鹇


同域动物:白腹锦鸡


在同伴助威下,小公孔雀也展开短短的尾屏,抖动起来去吓唬那些小动物。其实森林里的热闹非凡,除了绿孔雀,这里还居住着其他16-17种同域动物。我们下次再分享。


小孔雀吓唬原鸡


好了,我们还在期待中静静地等候着其他几个群的消息,后续我们会继续报道小雏雀的成长过程。


请跟我们一起关注绿孔雀保护!


保护者观察笔记:目前还没有观察到一群里有两只成年雄孔雀的情况。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成年的雄性孔雀打斗之后,败者会离开。我们观察到,当两只成年雄孔雀踫在一起、会大打出手。我们在绿孔雀栖息地边缘和附近的农地里看到过成年雄性孔雀。又看到雄性孔雀飞到江的对面。一次在甘蔗地里发现一只雄性孔雀的羽毛,我们的推测是,飞离栖息地的公孔雀吃了甘蔗地里毒老鼠的药而致命死亡,其身体又被豹猫之类的小型食肉动物所食。


点击“阅读原文”支持“诺亚方舟”项目!




SEE诺亚方舟项目致力于中国西南山地原始森林和高原湿地保护,努力探索和推进人类社会与生态系统友善依存的生态关系。我们在世界生物多样性最丰富之一的中国西南山地,尝试保存一座活体诺亚方舟,让自然的物种自由地繁衍,不离开原生的栖息地。


诺亚方舟项目目前包括滇金丝猴保护、喜马拉雅蜂养殖与保护、濒危药用植物保护、高原江河土著鱼类保护、绿孔雀保护、亚洲象保护、村庄和溪流垃圾不落地、山村生态卫浴、横断山新主植物园。诺亚方舟凝聚人类文明与智慧,成就天上有鸟、林中有兽、水中有鱼的美好家园。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SEE诺亚方舟

· 图文资讯

野象群归来

春天,云南百花竞相争艳,SEE小伙伴再次来到版纳;3月,万物生长得正欢,勐阿镇的甘蔗越来越甜;伴随着中华蜜蜂采…

诺亚方舟

Copyright © 201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 - 诺亚方舟项目
滇ICP备17008573号-1